点击关闭

创新工艺-在汶上非物质文化传承中心

  • 时间:

【陈乔恩谈女性四十】

非遺的重新崛起要靠市場的力量,靠資本介入,靠商業模式,但不能僅靠“輸血”,還要靠自身“造血”,這需要時間,需要機遇,需要我們一起努力。(王延斌)

如何讓非遺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在非遺傳承人老去、年輕人遠離的當下,非遺“活起來”是當務之急,“火起來”是追求方向。從“活”起來到“火”起來,從政府到傳承人還有市場需要合力,加入更多創新因素。

近年來,抖音、快手等網絡平臺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日漸關註。手藝人和他們的作品越來越多地活躍在人們的視野中。從琉璃、土陶藝術品的燒制工藝到複雜精細的針線活兒,從鮮為人知的智化寺京音樂到讓人嘆為觀止的抖空竹表演,無一不是在各自風雨飄搖的發展歷程中被世代傳承。老藝人們始終在堅守——“哪怕只有一個人,我們也要100%展示出真東西。”他們秉承的正是這樣的精神和信念。

無獨有偶,闞莊紅爐鍛制技藝流傳至今已經四百多年了。紅爐是燒得很旺的火爐,亦指打鐵爐。在央視《舌尖上的中國》的鏡頭下,章丘手工鐵鍋製造需要歷經十二道工序,再過十八遍火候,一千度高溫錘煉,經受三萬六千次鍛打。而闞莊紅爐鍛制技藝也不落下風——其工藝古老,火候、錘煉、鍛打,一個不落,卻能實時更新著技術含量,努力追跟著時代腳步。

在汶上非物質文化傳承中心,國家二級演員、50歲的劉太華每年都保持著數十場的演出量,黑臉、花臉都是他的“拿手好戲”。他不斷揣摩著梆子戲,從生活中獲取靈感,加入戲中。他的戲,上接“天氣”,下接“地氣”,甚至吸引了一批年輕人擁躉。近5年來,他所在的傳承中心每年都要編排一到兩部高水平的戲。這些戲,演員的服裝在老祖宗手藝的基礎上有所創新,戲的內容既含有老傳統的“核”,也有新時代的“心”。此外,戲的一招一式都包含著創新的內容。

經歷了數百年的歷練和洗滌、沉澱,汶上非遺表現出頑強的生命力,它為許多欠發達地區的精神文化生活作出了長遠的貢獻,但在當下遇到了些許困難,受到了衝擊,這也是成長中的煩惱。但好東西不會被遺忘,時代總會賦予它們應有的地位。

近日,在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一尊駿馬木雕栩栩如生地展現在參觀者面前。它造型逼真、刀法流暢、線條明快,是不可多得的“好貨”。駿馬的作者,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者劉利福。他常常掛在嘴邊的就是創作“四要素”,即尋奇、天然、意趣、構圖,“七分天成,三分人口,要圍繞主題思想‘動刀’。”

劉利福的木雕,是汶上47個非遺項目的一分子。除此之外,山東梆子、大鼓書、古典花轎製造工藝、漢服製作工藝等琳琅滿目的項目,經典而不落窠臼,規整又各具特色。七十年來,汶上,這座佛教文化、運河文化、儒家文化、始祖文化交相輝映的城市,小心翼翼地保護著自己的非遺,並植入更多創新元素使之與時俱進。

由此可見,非遺項目自身要創新,同時傳播手段也要創新,加入時下流行的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因素,以貼近年輕人,從而加速走向“造血”。

此外,除卻非遺自身的變革,各地政府也應從建立可持續發展的和諧社會的高度來看待非物質遺產保護工作,認識到非物質遺產保護與我國的國家文化安全和民族認同息息相關。通過資金和政策“輸血”,一方面向社會推介這些項目,另一方面保護這些項目生成、衍化的民間土壤。同時,在老手藝“不走樣”的前提下,鼓勵融入更多創新元素,加入更多“技術含量”,並推動“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