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释放精算-上市险企以“补提”准备金的情况居多

  • 时间:

【北控双加时赢广州】

之所以關註準備金的變化,原因在於準備金變化會對險企的當期利潤造成直接影響:補提準備金,當年利潤減少;反之亦然。同時,這是近年除投資收益以外,對險企每年利潤造成影響的一個主要原因。

今年前三季度,上市險企中的中國太保和新華保險都增加了保險準備金,這對其當期盈利產生一些負向影響。

今年補提主要是因疾病發生率的調整

其實,折現率的基準曲線今年以來還是上行的。券商中國記者提取的數據顯示,三季度末基準曲線較年初上行了最多11.5個BP,並還有上行的態勢,11月7日曲線較年初上行了多至14.2個BP。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比如,2016年四大險企解釋凈利潤下滑時,就將傳統險準備金方面的變化作為一個主要原因。2016年,四大險企合計凈利潤985億元,同比下滑14.5%,其中的國壽、太保、新華都(002264,股吧)有三到四成的盈利下降。

而從2017年開始,準備金對險企的盈利負面影響有所好轉。數據顯示,A股當時4家險企2017年末變更精算假設而補提的準備金合計為585.22億元,低於2016年的準備金補提金額,對2017年利潤的負面影響減弱。2017年四大險企凈利潤增速都已轉正,各家增幅在8.9%~68.6%之間,合計凈利潤1413億元,同比大增43.51%。

對比往年,今年的險企重新補提準備金,主要原因並非往年的折現率下行。

以往幾年,特別是在2015年到2017年三年間,上市險企紛紛大幅補提保險準備金,成為利潤不佳的主要影響因素。那幾年補提準備金的主要因素,是傳統險準備金的折現率下行,而造成折現率下行的主要是基準的750天移動平均國債收益率曲線下移。

到了2018年,準備金不再補提而是進入了釋放階段,對利潤形成正面“貢獻”。其中,中國人壽釋放了準備金30.7億元,中國太保和中國人保(601319,股吧)的準備金也都有所釋放。中國平安(601318)未釋放準備金,其做法稍有不同,當評估下來發現準備金不夠時進行補提,而準備金計提多了的時候,則不調整。

2019年則有所不同。上市險企補提準備金壓力,倒不是折現率下行,事實上今年以來的折現率曲線仍在上移,更多的是因為重大疾病發生率等因素變化。

以今年三季末補提準備金的險企來說,新華保險披露大幅補提長期健康險準備金:增加長期健康險責任準備金27.65億元,減少壽險責任準備金7.83億元。

其中,中國太保表示,在9月30日重新釐定各項保險合同準備金的有關假設後,增加2019年9月30日保險合同準備金等保單相關負債合計約37.42億元。相關變動計入利潤表,即,增加準備金,減少前三季的利潤總額合計約37.42億元。

美好日子總是短暫的。經歷2018年準備金下調“釋放”利潤僅僅一年後,保險公司今年可能又要進入因準備金“補提”而減少利潤的周期了。

新華保險也在9月30日對準備金的各項精算假設進行重新評估,最終減少2019年9月30日壽險責任準備金7.83億元,增加長期健康險責任準備金27.65億元,總體減少前三季度稅前利潤合計19.82億元。

折現率並未下行,因此這並不會造成準備金的補提壓力。根據上市險企發佈的信息,準備金補提主要源自發病率等因素變化。

另外,中國人保方面也表示,有計劃在今年四季度重新評估重疾發生率等假設,可能會增提準備金,對利潤形成負面影響。人保壽險總裁傅安平在近日中國人保開放日上談及利潤增速持續性問題時表示,第四季度準備對精算假設做一些回顧,根據實際發生經驗,計劃對重病發生率和一些個別指標進行調整,這些調整會減少一些利潤。

從往年情況看,在重新評估各因素後,上市險企以“補提”準備金的情況居多。2012年-2014年,A股彼時的四大險企因變更精算假設而補提的準備金都幾十億元水平,2015年補提大幅增加至420億元,2016年補提金額更達到592億元。

今年又開始“補提”準備金由於人身險合同的長期性,保險公司需要計提準備金,以應對未來賠付等支出所需。而準備金計提多少,是精算評估出來的,過程中需要對多個因素做出精算假設,包括折現率/投資收益率、死亡率、發病率、退保率、保單紅利假設及費用假設等。

同時,準備金計提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要根據最新情況進行調整。一般而言,險企會在資產負債表日根據最新信息對上述假設重新進行估計,以評估準備金計提得夠不夠。如果綜合下來發現,準備金還不夠,則需要按照差額,對其進行“補提”;如果準備金多了,就進行“釋放”。